經理人廣告

螞蟻金服“相互寶”發展迅猛網絡互助平臺這盤棋的關鍵還是保險

2019年10月22日 10:41

截至目前,已有超過9000萬人加入相互寶,超過8000萬人加入水滴互助,超過6000萬人加入輕松互助。

10月21日,許久不登陸螞蟻保險的何女士發現,相互寶2019年10月第1期每人分攤的金額已經達到3.01元,相應的被幫助成員人數為1718人。“這增速有些快啊!”何女士感慨道。

從2019年5月起,相互寶被幫助成員人數就開始大幅增加。相比之下,相互寶2019年5月兩期被幫助成員人數也不過35人,如今2019年10月一期便已達到1718人。與此同時,每人分攤金額水漲船高,相互寶2019年5月兩期分攤金額0.32元,以此計算,2019年10月第1期的3.01元意味著其增幅已經達到840.62%。

不過螞蟻金服承諾:“2019年的人均分攤總金額不會超過188元,如有多出部分由螞蟻金服全部承擔。”然而,2019年之后呢?每人分攤金額是否有上限?如果分攤人數大幅減少,相互寶又該何去何從?

螞蟻金服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回復稱:“2019年已經過去快10個月了,我們9月的時候也公布過,經過數據測算,今年的實際人均分攤金額估計在30元左右。未來每一年的分攤金額,封頂是多少元,我們會根據屆時的用戶數量、年齡結構等再進行測算。”

螞蟻金服進一步表示:“首先,相互寶現在9300萬人,分攤人數大幅下降的情況出現的概率極小。其次,即使分攤人數下降,重疾發生的概率是相對穩定的,意味著救助人數下降,分攤到每個成員身上的分攤壓力也會相應減小。”

值得一提的是,網絡互助計劃不屬于保險似乎幾無爭議,但復盤網絡互助平臺的商業模式,無一不與保險有著重要聯系,不僅體現在流量上,還有產品定制、在線理賠、智能核保、咨詢隊伍等方面。不難發現,從網絡互助平臺到保險中介機構的進階路徑呼之欲出。

網絡互助如何持續?

何女士的憂慮,正是不少相互寶成員的同感。“如果之后不劃算,我可能會退出,畢竟現在健康險的價格也不高。”何女士說。

以相互寶的產品形態為基礎,與保險公司同類產品進行對比,188元對于大部分相互寶成員顯然是劃算的,但相互寶人均分攤總金額不超過188元只適用于2019年,2020年及以后是否劃算無法準確估算,要視實際情況而定。

對于被幫助成員人數和每人分攤金額的快速增長,螞蟻金服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首先,相互寶運行了一年時間,總人數已經達到9300萬人,重疾發生率在慢慢走高,因此患病成員人數也會增加。其次,前期所有成員都處在等待期,符合救助規則的案件非常少。隨著越來越多用戶渡過等待期,患上重疾并且符合救助規則的案件數量也會增加。”

“另一個重要原因是,相互寶對案件的調查處理速度加快,因此單期公示案件也有所增加。這能讓那些身患重疾的成員,盡快得到救助。”螞蟻金服續稱。

需要強調的是,網絡互助計劃不是保險產品,不要因為參加了網絡互助計劃,而忽視了獲得長期商業保險保障;網絡互助平臺也不是保險公司,沒有提取保險金、滿足償付能力要求等方面的規定。

此前,原保監會曾多次強調互助計劃可能存在的風險,比如點名夸克聯盟,約談水滴互助,并下發《關于開展以網絡互助計劃形式非法從事保險業務專項整治工作的通知》等。(詳見21世紀經濟報道刊于2019年4月16日的《三問相互寶》)

從網絡互助到保險中介

當相互寶在市場上取得熱烈反響后,其他互聯網巨頭也在蠢蠢欲動。先是京東金融的京東互保灰度測試,后有蘇寧金融的寧互寶啟動內測。此外,長期深耕這一領域的輕松互助、水滴互助等亦受到資本市場的高度關注。

截至目前,已有超過9000萬人加入相互寶,超過8000萬人加入水滴互助,超過6000萬人加入輕松互助。今年以來,旗下擁有水滴保險商城、水滴互助、水滴籌等業務的水滴公司先后完成兩筆融資,一筆是3月騰訊領投近5億元的B輪融資,另一筆是6月博裕資本領投超10億元的C輪融資。

網絡互助計劃在爭議聲中逐步壯大。究其原因,深圳華博精算咨詢有限公司創始合伙人王曉波曾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推測,一是消費者對保險公司或保險從業人員并不是很認可;二是加入網絡互助計劃十分方便,期初不用付錢,體驗較好;三是有不少消費者是抱著做慈善的心態,目的是給不幸罹患重疾的人捐點錢,將來萬一自己成為那個不幸者,也能收到其他人的捐款,尋求一種內心安慰。此外,網絡互助計劃的出現,正好迎合了老百姓(603883,股吧)想要保障,卻又不想花錢或不想多花錢的心理。

按照當前的法律體系和模式本質看,網絡互助計劃不屬于保險幾無爭議,但它們與保險的關系卻又千絲萬縷。

例如,相互寶的入口在支付寶的螞蟻保險中,與好醫保、養老金、教育金并列。雖然“相互寶”提示“與醫保商保不沖突,可疊加使用”,但仍有一些人將其當成商業保險產品。

其實,網絡互助平臺也明確商業模式要向保險進階。比如,輕松集團的發展路徑是從輕松籌到輕松互助、再到輕松保,輕松集團。在這一過程中,輕松集團正在招兵買馬,從保險業挖角,安心財險原總經理鐘誠出任輕松集團聯席CEO,弘康人壽原總經理張科出任輕松集團CEO。

根據輕松集團的數據,輕松保實現單款產品高達13%的購買轉化率、“919健康產品大促”中更是完成7天保費破2億元,訂單增長180%。

復盤水滴公司的發展邏輯,亦大抵如此。來自水滴公司的數據顯示,2017年5月,水滴公司推出水滴保險商城,到目前為止兩年多的時間,累計服務超過1200萬用戶,其中90%的用戶是通過水滴保險平臺完成線上首次投保,復購意愿73%,目前累計合作的保險公司數量超過60家,推出超過80款保險產品。

在完成基礎商業保險產品線搭建和接入后,2019年2月,水滴保險商城上銷售的保險產品實現在線理賠服務;2019年3月,推出面向保險公司的智能核保模型;今年年中,又開始陸續組建線上顧問團隊,截至2019年8月,整個顧問團隊規模已經超過1000人;2019年8月,單月新增簽單規模保費超過7億元,而在2019年年初還是2億元左右。

面對這樣的戰績,保險公司很是羨慕。一位保險機構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坦言:“保險公司不具備這樣大的流量平臺和場景,出于現實生存壓力的考慮,自然要借力而為。只要有一家保險公司與這些平臺合作,就會有很多家保險公司跟進。”

某保險公司負責人則認為:“互聯網平臺往往更多關注客戶數量,想以低價優勢獲取幾千萬甚至上億的客戶量。保險公司有短期和長期兩種考慮,如果考慮長期,這確實能帶來較高的保費,但也有可能帶來虧損,要看保險公司怎么選擇。”

螞蟻金服副總裁尹銘強調,相互寶與保險公司的開放合作不是簡單的流量合作,而是要共同推進民眾保障教育的普及,共同開發定制化、多元化的升級保障產品,為用戶和保險行業都帶來更大價值。

不過,網絡互助平臺目前與保險公司共同開發定制的保險產品多為短期保險。

一位業內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從幾個業務板塊看,網絡互助領域監管制度尚不完善,互聯網保險中介業務更為穩妥。”

隨著中國保險市場的發展與成熟,專業保險中介機構具有廣闊的想象空間。此前不久,國內知名互聯網保險平臺慧擇披露的招股書顯示,2019年上半年,慧擇總營業收入4.515億元,較2018年同期的1.818億元增長148.3%。根據非通用會計準則(Non-GAAP)衡量,2019年上半年,慧擇凈利潤7418萬元。截至2019年6月30日,慧擇已累計服務580萬投保人及4700萬被保人,與67家保險公司合作,提供超過1000款保險產品。

此外,360金融集團也已通過收購方式獲得了保險經紀牌照。360金融集團對外表示,今年以來,360金融集團提出“大保險戰略”,積極布局互聯網保險和互助計劃。

麥肯錫最新發布的報告指出,中國是全球最大且最有活力的人壽保險增長市場,貢獻了全球新增保費收入的30%,預計未來幾年內將持續保持兩位數的迅猛增長,到2025年,中國壽險市場保費收入將達到4.32萬億元,占全球壽險保費收入的16%。

  本文來源: 21世紀經濟報道 責任編輯:sinomanager-li
原創文章版權歸經理人網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本平臺對轉載、分享的內容、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僅供讀者參考,本平臺將不承擔任何責任。如文章涉及版權問題,請您與我們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我們將在第一時間處理,謝謝!
? 梦幻西游单机版
球探比分直播 女生卖什么东西赚钱 讯盈网球比分直播 微信投票赚钱早真的吗 手机玩彩视能赚钱吗 雷速体育官方下载 迅雷赚钱宝分区使用 成都纯电货车跑物流赚钱吗 2012年奥运会足球直播 中介赚钱嘛 技术和学历哪个赚钱多 7m篮球比分直播 128彩网网址 挂靠的大货车能赚钱吗 快递代点是怎么赚钱 棒球比分怎么算